首页 > 文化艺术 > 详细内容

雪夜沉思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     浏览:9

潇 痕

   白日见得晴空卷起冷风,浓云密布多生寒气,我知道大雪将至,忍不住内心澎湃,自午后就等着皑皑白雪轻柔飘落的样子。直至亥时,雪花如絮,洋洋洒洒。夜色美得不胜娇羞,我踱步在办公楼前拍了东边拍西边,雪花沾满衣衾,不自得越发愉悦。 新疆算是我的第二故乡,除了山西老家,我从未在任何地方呆过7年之久。较北方其他地区,我尤爱新疆的雪景,因为冬季风少的缘故,这里的雪下得十分安静又格外优雅。像这样的雪天,适合亲朋好友聚在一餐,斟两杯烈酒,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,再吃着暖腾腾的火锅,用新疆话来讲就是“攒劲得很”。 有人喜欢看雪,有人喜欢听雪,甚至有人喜欢闻雪,我三者皆有特好。窗前赏雪会失去几分书生气,几人若喝下温酒侧肩携手在雪里欢唱,倒从了我的本意,可是而立之年懂得了收敛情绪,那坦荡的场景便成了奢望。于是去听听雪落下的柔软的厚重的声音,最后被谁的脚印踩灭?再被墙角的晚风拂起。有着耐人寻味的泥土香,这是从天而降夹杂了人间冷暖的气味。或许是亿万年寂寥的土地着了冬雪的迷,它翻一翻身子抖落出万物的细腻的沁人的香,好闻坏了,且难忘极了。

    经过一夜的风起雪落,天地成了一色。冬雪的白是圣洁的,在这片白茫茫里掩埋的不只是眼前的车水马龙,还有犯下的无辜的错与藏匿的自卑的心。人难得放空自己,如戈壁急劲的风般纵容,又似晚霞间低飞的雏鹰,穿梭于明暗光影的彩色律动,做一次羲和的宠儿,再飞回常羲的怀中。

    我热爱的摄影教会我很多记录生活的技巧,唯独拍摄雪景反而令我心生踌躇。因为圣洁的白,多了世上任何一种物件,哪怕是一种想法都是罪过的。它用包容万象的美将世间一切划归重生的起点。直到现在,每年第一次看到雪,我都认为是新的开始。

    在雪前沉思与在佛前膜拜并无二异。有人想得到原谅,有人想得到救赎,我所想的是得到片刻安静,如此反观,在这场雪里,我的杂念真的大煞风景。

    次日清晨,上班路途并不觉得冷,雾气弥漫街道、商铺以及远方的工厂,笼罩着的戈壁滩朦朦胧胧、凄凄切切。“吱吱呀呀”的踩雪声可以分辨出谁马上就要迟到,谁忙碌了一整个通宵。我自顾自走着,和奔波的人擦肩,就像路过了一个世纪,听闻了一切美好。这场落到我心头的冬雪啊!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