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文化艺术 > 悠悠粽香情

悠悠粽香情

发布时间:2020-06-28     浏览:23

“少年佳节倍多情,老去谁知感慨生。不效艾符趋习俗,但祈蒲酒话升平。”又是一年端午将至,大河两岸的麦子日渐熟黄,麦香四溢,拨动思绪,悠悠荡荡飘回童年端午的日子里。

“虎符缠臂,佳节又端午。门前艾蒲青翠,天淡纸鸢舞。粽叶香飘十里,对酒携樽俎”。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,端午节可是小孩子渴盼已久的节日,因为那美味的粽子、好看的香包、流油的咸鸭蛋,为此,奶奶得提前好多天准备起来:自家养的鸡下的蛋攒起来,自家杏树结的杏子也搁起来,挑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上街卖掉,换回糯米、粽叶、艾条、绿豆和咸鸭蛋。端午前一天,奶奶将糯米和粽叶浸在清凌凌的井水中泡着,坐在院中小方桌旁用五色丝线缠香包,我们小孩子围成一圈,你要小老虎、我要小葫芦,吵嚷个不休,惹得奶奶摘下老花镜嗔怪:“一群喳喳精,头都叫你们吵晕喽!”

端午节一大早我们就爬下床嚷嚷:“吃粽子喽!吃粽子喽!”奶奶把一大束绿油油的艾叶插在大门上,回身端来针线笸箩,里面是五颜六色的香包和装在网兜里的咸鸭蛋,她和大姑、婶婶一起把香包和鸭蛋给我们戴上,然后坐到院子里包粽子,先把碧绿的粽叶从井水里捞出来,抹拭干净,两只手那么一拢,团成漏斗状,一只手托着,另一只手抓起一撮米往里填,抹平,将“漏斗”边的粽叶扯过来覆上,飞快地缠上白棉线,一只娇小玲珑的四角粽子就包好了,动作娴熟、流畅,像表演似的,不多时笸箩里便堆了一小堆。粽子有三种味道:白米、蜜枣和咸肉,细心的奶奶还在上面做了记号。刚出锅的粽子最好吃了,锅盖一揭开,糯米香混合着粽叶香蒸腾而起,扑面而来,让人情不自禁深吸一口气,小心翼翼用手指捏着棉线拎一个出来,两手倒换着,边吹气边解开粽叶,洁白莹然的粽子香气扑鼻,浅蘸白糖,轻咬一口,粘软香糯,甜而不腻,百吃不厌。白米粽子透出一股苇叶的清香,蜜枣粽子甘美沁芳,咸肉的油浸入糯米中,米粒晶莹油润,咸香可口,令人大快朵颐。奶奶她们一边在灶前忙碌一边笑眯眯地看着,不时摘去一粒黏在我们脸蛋上的米粒。

在粽香和欢笑中吃了个饱,我们蹦蹦跳跳跑到街上,每个小孩胸前都挂着五色丝线织成的小网兜,兜着一只青皮大鸭蛋,一晃一晃的。我们比香包、碰鸭蛋,开心极了!

岁月流逝,吃着奶奶、大姑、婶婶们手包的粽子,我长大了。今年端午前夕,我到超市挑选节礼,豆沙粽、八宝粽……五花八门,令人眼花缭乱,可转念一想,这些粽子再好再贵,哪如自己手包的有情意?吃了这么多年长辈们手包的粽子,也应亲手包一回孝敬她们了,于是购齐材料,回到家中细细回忆她们包粽子的过程,一步步照着做,费了好大劲,累得手酸,才勉强包了几个,而且双手和嘴巴都用上了,回想她们行云流水的动作和游刃有余的神情,再想想往年头发花白的长辈们坐公交车把煮熟的粽子送到我手中,心中感慨不已。

趁着粽子蒸在锅里,我揉着酸疼的手臂,一个一个打电话:“喂,大姑吗,我刚刚包了粽子,给您送几个,您尝尝……”

“千载悠悠、成习俗,天中端午”,这个节日,缠住的是无尽思念,裹住的是绵绵亲情,品味的是幸福的真意。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作者:赵闻迪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